SUPERMR苏

苦行僧 亡命徒

#关于未来。

楚南乔姑娘美哉美哉:

1.张继科还是睡不够。经常在午后开着电视放过去的比赛,然后瘫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去。


2.陈玘退休了后,隔三差五就爱去蟠桃村度个假。还一直琢磨着怎么把邱贻可拐过去,是打晕了还是怎么着比较好。


3.马龙还是怕黑,怕的不行。老婆回娘家的夜晚死活不敢睡,硬是把儿子提溜到自己床上陪着。
“…。爸,你娶了我妈之前是怎么熬过来的?”
“那不是有你继科儿伯伯嘛。”


4.孔令辉后来得了个闺女。
从小到大穿的都是胖球队的姐姐们送的荧光粉色的衣裙。


5.马琳闲来无事开了个饭馆,自己掌勺。还立下个规律,有谁斗地主能赢他就打五折。


6.马琳尤其不欢迎的就是陈玘和周雨。
俩人喝醉了就座门口唱歌,尤其是陈玘,醉醺醺地就唱乒乒乓乓天下无双,还记不住词儿,就记得迎头一轮三大板啪啪啪的后仨字儿。
老马很委屈。


7.张继科当了教练的有一天,把大半夜爬墙出去吃烧烤的队员训得抬不起头。后来他们一起去看刘指导,说起继科儿当年爬墙的事儿,张继科选择起身去趟厕所。


8.阎森的儿子一直比王励勤的儿子高了一头。所以两家人见面儿的时候,他最爱说的话就是,
“儿砸,把你王叔叔家儿砸举起来。”


9.孔令辉向来不是个多话的人。
却在晚年刘国梁开始健忘后每天对他絮絮叨叨。好在找话题不是个麻烦事儿,六十年光阴要讲很久很久。


10.樊振东当上主教练后,男队氛围一片清新。因为他明确规定不准玩儿这个,还在每次训话时加以强调。


然后就打电话问周雨今晚哪儿喝酒去啊?


11.王皓家海苔和陈玘家添添每天都要为了拼爹而打起来。
“我爸更胖!”“明明是我爸!”


12.他们从来不让子女玩儿微博或者上b站lofter搜父母的名字。


13.许昕后来作为教练带了秦指导的儿子。
“你这个球不能这么打,你应该…”
“许指导,我爸说你不能这么指导,你得…”


14.福原爱和江宏杰的孩子后来说话是这样的。
“你表酱紫啦!滚犊砸!”


15.马龙的孩子玩儿坏了他的手办后他把自己关卧室里了一天硬不出来。
孩子打电话问继科儿伯伯怎么办。
张继科大晚上赶过来拉了电闸。
马龙嗷一声推门而出开始翻找手电筒。


16.每年第一次接孩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时,马龙都要花半个小时时间来解释,
“老师,我真是他爸!我只是声音嫩而已,不是他哥哥冒充的!”


17.大蟒晚年一直很寂寞,因为看不清,所以下象棋老拿对方的子吃对方的子,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带他完了。空虚寂寞蟒。
迫不得已转战广场舞后,凭借高超的灵活性,成为一代广场扛把子。


18.马龙自己其实不爱吃黄瓜。
但他在院子里种了很多很多黄瓜。


19.后来刘国梁养了一大堆的猫猫狗狗,都取了小子们的名字。所以在阳光明媚的周末他出门通常是这样的。
“马龙,过来过来,给你留了个大肉骨头。”
“张继科!说多次了,不许随地大小便!”
“许昕!跑哪儿去了,家在那边!”
“樊振东,别抢周雨的饭啊你!”
“哎你们几个,咋又一起欺负方博啦?…算了你们欺负吧,我知道肯定有原因。”
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,累的气喘吁吁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突然就嘿嘿笑了起来。
笑里有几分苦涩。


20.
生活仍在继续,看似岁月静好。
却说不出原因的,都有几次喝到酩酊大醉而后乱打电话的时候。


“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”


三三两两,海角天涯。


【心血来潮产物,说不定还有下文?我看看反响吧/趴】

三寒:

芝兰翠竹自有他的强大和傲骨


可还是见不得他受一点儿委屈侮辱

【ALL靖/主蔺靖】 裙下之臣

昭光:

注意看CP!有all靖!虽然都是暗恋


灵感来源于@苏格不加糖 太太的MV,地址, 已获得授权。刷了好几遍之后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,生平第一次搞了all……_(:3 」∠ )_ 


感想就是,不作死就不会死_(┐「ε:)_


※※※※※


裙下之臣


 


雄兔


林殊十三岁时第一次随父出征,萧景琰来城门口送他。


皇七子一身劲装——同林殊尚白不同,他喜穿红色,在五万大军盔甲与刀兵映出的森森寒气中如一抹跳动的火焰,在林殊眼底熠熠生辉。


他像是比自己初次上战场的好友还要兴奋,又带着一点歆羡——自从祁王拒了他跟随林帅一同出征的请求后,他已经好几日不愿与祁王说话了。


这也是难免的,林殊想。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


但萧景琰这几日不理祁王兄却来缠他,他心里也是欢喜的。


      


衅鼓礼毕,又祭了牙旗,林殊翻身上马。萧景琰同他的皇长兄仍站在高台上,凝成血红色的小点,让他想起今年暑热时,萧景琰小臂上被蚊子叮的肿包来。


他那时候忍不住用手抚了一下,被水牛狠狠地敲了脑袋。


不知明年流火炎夏,他还见不见得到萧景琰捋起繁复长袖,露出久不见日光的胳膊。


林殊这样想着,心里蓦地腾起一点漫无边际的热意。他突然有些羞于再看冲他挥手的萧景琰,转而勒马向北。


莫问归期。


 


骏马  


他习惯于站在萧景琰身后一尺的地方。


习惯于,注视着他所注视的地方,指向他所指向的人。


他是他的利剑和盔甲,寒夜未尽时的烛火,天明前的号角。


也有些时刻,愿意成为茕茕孑立的他肩上一袭裘袍。


 
 


亢龙


鸩酒被端到面前的一瞬间,他第一个想起的竟是萧景琰的脸。


 


静嫔同他母亲交好,景琰还是个带着奶香的糯米团子的时候,就被他抱过了。


这些年,他看着那个跌跌撞撞、牙牙学语的孩子,一步步成长为今日这样风骨峭峻,长身玉立的青年。


如今想来,也有些恍惚。


 


他从不掩饰对这个幼弟的偏爱。


景宣轻浮而少才,景亭生有残疾,景桓心思过重,才华横溢的林殊在他眼里,也少了一分稳重。所以他待景琰最好,从小带在身边,替他诗书启蒙,教他礼乐骑射,甚至景琰成年开府,也是他亲自选定的宅子。


从前他觉得顺理成章,今日对着这一樽毒酒,反倒心思澄明,终于敢直面这十数年压抑于心底的隐秘心思。


他待景琰,与旁人不同。


 


事到如今,反而懊悔过去对他的照拂。这一桩赤焰军谋逆案旁证严密,环环相扣,对方花了如此之多的心思,想必是要布个不死不休的局,是否会对与他交好的景琰下手,着实难料。


唯一令他安慰的,是前不久才将景琰送去东海练兵,否则以他的性子,若在京中,拼着以同谋论处也不肯少直言一句的。


不由轻叹一声。他的七弟,就是骨子里这一点清正孤耿,最叫人放不下。


可是自此之后,他再也护不住他了。


 


玉质的酒杯端在手里,极冷。酒液上像是浮着一层幽幽雀蓝,如同眼波。


他想起三个月前景琰在他亲王府的练武场里习射,听到他的脚步声,回过头喊他“皇兄”。


他未过双十年纪,行动说话间还带着些少年意气,性子却又极端肃,有时候难免过于自持。唯独一双眼睛,如同春水十里,望着他笑,便比什么都叫人欢喜。


杯酒盈盈处,正似他眼波。


 


甘之如饴。


 


毒蛇


他称不上喜欢这个弟弟。或者说,他并没有喜欢的机会。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皇长子就把萧景琰划到了他的势力范围。


萧景禹这个人是很有些清高的,他表面上待所有兄弟一视同仁——私底下,他看得很清楚——只有对他们那个七弟才是真心诚意。这也没什么,他并不在乎所谓兄友弟恭。身为皇后养子,他身份之贵重即使与皇长子相较,也是不遑多让的。


直到有一天他从尚书房出来,撞见萧景琰倚在回廊边吹叶笛,曲调虽断断续续,却满载轻快喜悦之意。少年的骨骼已经舒展开了,身姿挺拔如修竹,眉睫微垂,似云光浮影。


他不由就缓下步子,不愿上前打扰。


却是随后出来的萧景禹出声打断:“景琰,我们走吧。”


少年转头一笑,如春花簇簇。


原来是在等人。


他后知后觉地有些遗憾。


 


或许是心里憋了一口气,之后的一段时间,他不由对萧景琰多了几分关心。


对方却不领情,见他时虽礼数无错,却从不肯露个笑容。到了萧景禹和林殊面前,又是心无城府,撒娇卖乖的模样。


他着实有些恼怒,也不愿再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。他的生母不明,虽然被皇后收养,心中总有芥蒂,对所谓贤王也带着几分轻视,再长大些后,就更不与萧景禹一方往来了。


 


又过了几年,赤焰案发,林家覆灭,萧景禹身死。萧景琰数次御前陈情,被一贬再贬,几年也回不了一次金陵。


他心里是有些得意的。若是那时萧景琰给他几分好颜色,到了此刻,他也愿意美言几句。他如今身份不同,乃是皇位最有力的争夺者,而那高天孤月般的萧景禹,早已是一抔黄土。他不止一次地想,萧景琰是否会后悔自己跟错了人。


但他这个七弟总是不服输。十二年里,对赤焰一案不曾松过一次口,以致年过三十,未封亲王。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只要萧景琰愿意向皇帝服个软,便能结束这连年驻边练军的苦差,回到金陵做一个锦衣玉食的王爷。


所有人都明白,他自己也明白,却仍不肯说一句“赤焰案并无冤情”。


 


少时那个无忧无虑,倚柱吹笛的少年似乎已经消失了,但萧景琰的脊背还是挺得这样直,甚至比从前还要更直一点。


只要他不愿低头,就没有什么能压垮他,哪怕父命,哪怕皇权。


他大概是从这时候开始,隐隐约约明白,萧景琰同他、同太子,是不一样的。


 


倒是没有想到,他最后一次见这个七弟,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。


朔风烈烈,吹动着“庆历”“纪城”两面大旗。他同萧景琰遥遥相对,几万兵马静默矗立在他们身后,如同泥石塑像。


他心里明白,夺嫡之路走到这里,已算是到头了。然而心头总有一点孤忿不灭。


他的生母不详,自小受尽冷眼,被皇后抱养后虽说母慈子孝,但更多的不过是彼此借力,所谓真情如同镜花水月。十几年来,他提防兄弟,讨好父亲,拉拢朝臣,呕心沥血走到今日,仍是一盘死棋。


怎么甘心?


“誉王兄,你败了。”萧景琰的声音穿过风刺进他耳朵。


到了今时今地,他仍是这样端肃的模样。脸上沾了血迹,满身尘土,刚自鬼门关前走了一遭,却好像面前站的不是谋逆叛乱、要取他性命的贼子,而仍是他的皇兄。


 他一时无话可说。


 


或许对于萧景琰,他从来说不出什么。


这世上有些东西,是无法拥有的,然而只是看着,都能感受到美好。


就像公理正义,就像萧景琰,他虽然得不到,甚至不屑追求,却仍能体会到他们的好处。


 


在萧景琰眼里,他最好最坏,都仍是他的皇兄。


他这一生,也终于有了一点恒定不变的东西。


镶饰着宝石的佩剑被掷于马前。


夫复何求。


 


猎鹰   


清明社稷的理想,一开始,便全数寄于祁王一人。


奈何奸佞当道,今上多疑,治世之才,终付流水。


自此之后,朝政愈加颓靡,只知攀附权贵卖官鬻爵之务,全无体察民情视民如子之心。


若非他是清河郡主之子,怕连这三品侍郎之位都难以保全。


 


誉王太子相互倾轧正酣,也曾派人来问过他的意思。


闭门谢客,两不相帮。


也有灰心之时,只愿挂冠而去。到底舍不下黎民疾苦,抛不掉清平盛世之愿。


 


常去庆云楼小坐,不过是为多了解柴米油盐的物价。


倒难得在市井喧闹中得见天潢贵胄。


靖王眉目端正,清气湛然,身处烟火而不染烟火之气。


相交之下,颇为投契。


说到激昂处,青年冲他一展袍袖,躬身下拜:“先生实为治世之能臣,更难得持心忠正。”


他忙起身回礼,但见他眉如鸦羽,目似明星。


 


自那日后,他再不敢自称纯臣。


 


 


黄雀


这世上有些人,确实是美而不自知的。


不自知的美,最为撩人。


 


他见过很多美人。见过秦淮河上笑抵千金的红袖,也见过风尘古道旁布衣荆钗的素手。在他眼里,美人如金线屏风,如青瓷花瓶,如牡丹将开未开的一瞬,时时吐露出一丝艳色,来迷人的眼睛。


萧景琰却是不一样的。


他行动起卧,言语谈吐,从不以其为美。唯其自然,正得真味。


故而他再形容整肃,这美里也自带了一分风流。


腰自细来多态度,脸因红处转风流。


这首诗配他,再合适不过。


 


有趣的是,他像是也从来注意不到别人看他的目光。


贪痴嗔妄,七情六欲,人心如同丝线,若是肉眼可得,萧景琰怕早已被重重捆缚。然而流转于他身上的眼色,俱似落入山潭空月,寂灭无声。


是不知,还是不欲知。


风未动而心动。


 


有些事,是不能开头的。


进一步,见他耳廓微红;再进一步,瞳光如水。这世上比美而不自知的美人更无法抗拒的,是放在心尖上的美人。


既已兵临城下,只得拱手山河。


 


这几日,落在身上的目光颇为不善。


琅琊阁主眉眼含笑。


雪天摇扇,要的就是这份气定神闲。


美人身旁仍围着不少东邻之子※,登墙窥宝,虚张声势。


奈何。


 


黄雀在后。


 


END


※:用了《登徒子好色赋》的梗


总的来说,就是全员暗恋琰琰,只有阁主上手了,最后也只有蔺靖两情相悦。


至于琰琰是真白兔还是切开黑,自由心证www


MV超带感,但是写出来一点都没我看MV时心潮澎湃的感觉,桑心(´;ω;`)


推荐大家一定去看一下视频,大概就能明白我搞邪教的动力……


写完发现誉靖戏份最多,难道我真爱是这对【。